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文明创建 > 创建活动 > 冯俐:我国儿童戏剧市场面临的机遇与挑战

成长戏剧《山羊不吃天堂草》

从事儿童戏剧工作的这些年,除了专业的话题,我被各种媒体提问最多的问题主要有两个:一是怎么看待儿童戏剧市场的火爆和当下存在的诸多问题?二是作为儿童戏剧从业者在这个行业面临哪些挑战?

我认为,儿童戏剧市场火爆的主要原因来自市场的需求。如今,家长对于孩子艺术教育逐渐重视、对孩子培养的急切心情,是市场火爆的主要决定因素。这种客观的市场需求越来越大,在有数的国有院团、地方院团之外,许多民营院团、社会机构会越来越多地投入到了儿童剧的制作和演出中来,总的来看情况是好的。其中,国家院团在政府的支持保障下,一直起着非常好的引领示范作用,许多地方院团的作品质量也在不断提高。近年来,民营院团、社会机构的加入,包括各种演出单位对国外儿童剧的引进,都令观众有了更加丰富多样的选择。


经典儿童戏剧《马兰花》

可以说,儿童戏剧的市场热度还会再增高。作为市场回报率最好的演出形式,更多的人还在继续加入着。这些年,总会有朋友打电话向我咨询说,现在想做儿童剧,可以做吗?有什么建议?我一般是回答两句话:第一句话,儿童剧的市场看好这一点毋庸置疑,儿童剧排出来砸在手上的概率比较小,从市场和运营的角度上说,儿童剧肯定是一个很好的选择;但紧接着我说的第二句话是,你做的儿童剧,你会带着你自己的孩子来看吗?如果你肯带着你的孩子来看你做的儿童剧,我觉得你可以努力试着去做。儿童剧似乎很容易做成,也容易卖票,但是如果你只是为了卖票而没有带着像给自己的孩子做戏一样的用心,那你最好不要做儿童剧,因为你很可能是在做一件缺德的事情。就如同做儿童食品,你可以制作不豪华但一定要健康安全有营养,否则就是缺德。

儿童剧《红缨》

我们现在可以看到的演出市场中的儿童剧作品,总的是在向好、向上发展。很多专业人士和真心爱孩子、关心孩子的人在进入这个队伍,这是非常好的现象。但同时,也有很多素质、素养和相关知识、技术、艺术能力准备不足的人,只是因为看好这个市场而加入其中,导致了市场上儿童戏剧作品质量的参差不齐。因为这个行业目前没有更高的门槛儿,在市场非常繁荣的局面下,也有一些不太合格的作品,鱼龙混杂般不断出现在孩子们面前。而孩子们往往是没有话语权的,他们的真实评价,成年人往往听不到。在有些演出后的“反馈”中,孩子说的往往不一定就是他最真实的感受。

现在看来,国家院团、地方国有院团的作品,总的来说还是比较让人放心的,无论是思想立意、艺术标准、制作能力等都还不错。如果说这些制作单位的作品还有不尽如人意的地方,或许在于对孩子的研究还不到位(当然这是一个没有止境的要求),有的时候还会停留在比较简单的教育功能上,有时候表达的还比较概念化,或者是过于说教,没有完全发挥出用戏剧的方法,通过艺术审美、通过艺术想象、通过艺术手段而完成的“润物细无声”的效果。这样的作品,孩子们的吸收程度会不够理想,达不到创作者想要教他们的那么多;还有一些古今中外经典童话或神话故事的改编剧目,其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的程度亟待加强;一些现实题材内容的原创剧目,有待于去发现、表现更多生活中的生动性和独特性;一些红色题材的剧目,还是过于依赖于题材本身的意义,需要下力气去塑造新的儿童形象,强化作品的艺术性。

少儿版《李尔王》

一些民营院团和一些机构的儿童戏剧中也不乏有好的作品,但相对于国有院团,存在的问题多一些。首先,他们的制作能力,包括资金投入相对短缺,但并不是主要问题,一些国外的儿童剧规模和投入其实也不大,问题还是在作品本身的质量上。比较常见的问题是,戏剧结构、故事讲述、人物塑造上不够专业的标准,很多时候可以形成一场热闹的甚至有趣的、充满互动设计的演出,却不能形成一部真正意义上的、有魅力的戏剧作品;在思想立意方面,他们更多的时候是 “贴标签儿”式的,在舞台上的故事结构有点混乱,人物形象比较模糊,甚至突然某个剧中人跳出来,跟小朋友们讲上几句正确的人生道理,这类作品欠缺的,不是制作成本的含金量,而是艺术作品的含金量。

在儿童剧市场一片大好,全社会越来越多的人投身于儿童戏剧的形势之下,做出真正优秀的儿童戏剧,才是巩固发展这一大好局面的根本。这就要求无论哪种体制下的从业者首先要热爱孩子,把儿童戏剧当作一个事业而不是生意,从业者一定要具备更多的专业知识和艺术能力才能做好。

儿童剧《鹬·蚌·鱼》

艺术的本质是关心人,它应该是具有人文情怀的,要对孩子充满感情,要以艺术的手段,有逻辑、有趣味、有意义、有意思地去表达有益于孩子成长的思想。同样好的出发点和创作初衷,如果做得不好,会让孩子第一次走进剧场,就对舞台上的一切产生逆反和排斥,甚至厌烦。曾经有孩子跟我讲过不喜欢看戏,因为曾经看过一个什么样的戏,那个戏有多么荒唐,多么侮辱智商……结果他就以为所有戏剧都是那样的,这甚至会导致他今后一生都不会再走进剧场。

戏剧、文学,所有的艺术,都是安放心灵的地方,是人类的“心园”。为孩子建造心园,戏剧、文学、艺术会引领孩子不断走进心园,从而找到一生的心之所倚,找到一生可以从中不断自我修复、健全人格、强壮精神和心灵的源泉。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儿童戏剧责任重大。为此,我们也绝不容忍低劣的儿童剧去充斥市场。

现在很多人似乎觉得做儿童戏剧很容易,就算不说“儿戏” “小儿科”,至少也会觉得比做成人戏剧容易。其实恰恰相反,儿童戏剧所要具备的一切,跟所有成人戏剧是一样的。除了戏剧的标准,儿童戏剧其实还多了一样要求,那就是你面对的特殊受众——孩子。要面对孩子心智发展过程中的特殊需要,要特别关照到他们年龄特点的接受能力和接受习惯。优秀的儿童戏剧,在同样的优秀戏剧标准的前提之下,还多了一层标准,那就是对儿童及少年年龄特性、心理特点的了解和理解。所以,对于儿童戏剧的从业者来说,面临的挑战,就是要不断地走近孩子,走进孩子,走进孩子的心里,然后不断地去发现孩子。发现孩子的心理特征、发现孩子的内心需求、发现孩子的生命的渴望,回应孩子对世界和自己的种种疑问、好奇,以令孩子更容易、更愿意接受的戏剧的方式来表达。

儿童剧《时间森林》

作为儿童戏剧工作者,首先,不要妄自尊大。成年人在孩子面前是长者也是强者,所以容易产生一种下意识的妄自尊大,在孩子面前总会居高临下。所有儿童文艺包括教育工作者甚至家长,恰恰应该回避、克服这一点。如果你真的想走到孩子的内心里去,成为他们心灵的、精神的引领者,你首先应该成为他们的伙伴,与他们平等相处、彼此尊重。要对话而不是训话,对话才可能春风化雨。

其次,作为儿童戏剧工作者,也不要妄自菲薄。儿童戏剧不简单,儿童戏剧并不低人(其他艺术门类)一等,优秀的儿童戏剧绝不可能信手拈来。就如同小儿科的医生,恰恰是全科医生。既需要了解所有专科医生所了解的关于人体和疾病常规知识,掌握解决常规问题的技能,同时,还需要面对孩子的特殊需要。小儿科不简单!

儿童剧独角戏《木又寸》

再者,作为儿童戏剧工作者,在戏剧艺术的专业追求上,要当仁不让。还拿儿科医生作比,成人患者可以准确地描述病状,孩子却不会,所以儿科医生需要具有更加敏锐的观察力和准确的判断力。成人患者也许经得住小小的误诊,孩子患者则经不起误诊误治。所以,儿科医生需要更高超的技艺。同理,不会诉求、鉴别能力尚不够强大的少年儿童,需要更优质的戏剧艺术作品。儿童戏剧绝不是信手拈来的。

我在成长戏剧(面对青少年的儿童剧)《山羊不吃天堂草》获得“曹禺剧本奖”时曾说过:感谢本届评委会把这个奖给了儿童戏剧,给了现实题材儿童戏剧,给了努力将儿童剧观众拓宽到青少年的这部“成长戏剧”。儿童戏剧有着跟所有其他的戏剧剧种同样的艺术标准,艺术标准不能随意放宽、放低。同时,儿童戏剧也不应该被忽视。生活中,很多时候成人跟孩子的关系往往是:要么是被照顾,要么是被忽略,而我希望儿童戏剧能够获得像孩子们所渴望从成年人那里获得的尊重和平等。

肢体动漫儿童剧《三个和尚》

儿童戏剧从业者面临的挑战,就是如何能够完成真正的、符合艺术标准、又符合孩子天性的作品。这个作品可以感动所有年龄层的人,更可以让孩子们理解和感动。如何应对这个挑战,还是那句话:走近孩子,走进孩子,发现孩子。让自己在首先属于孩子的这门艺术中重新成为孩子。这个“成为孩子”的过程,正是儿童戏剧工作者的成长过程。要像孩子一样,摒弃各种成见,以一双孩子的眼睛和一颗孩子的心,不断重新认识自己,认识世界。

作为优秀的儿童戏剧从业者,需要对少年儿童深入研究和认识,需要高超的艺术能力,需要母亲般的爱心和对弱小人群、人类未来的责任心,需要自我的健康人格,需要最细腻的情感、最飞扬的想象力和最博大,甚至伟大的情怀。(BJCCT-CQH/HQ)

新偶戏儿童剧《叶限姑娘》

以上剧目均由中国儿童艺术剧院出品图片由中国儿艺影视资料部提供

联系电话:0551-64656287 Copyright@2011-2012 All Rights Reserved 皖ICP备10207175号   技术支持:几度互联